您的位置首页??山东新闻??社会

火热的网剧业能赚钱的导演和制片人可能不到10个人

火热的网剧业能赚钱的导演和制片人可能不到10个人  编者按:网剧业混沌初开、鱼龙混杂…

tk11,幼儿园中班教案,我喜欢的艺术作品

原标题:火热的网剧业能赚钱的导演和制片人可能不到10个人

  编者按:网剧业混沌初开、鱼龙混杂。了解这个行业、懂得该如何投资的人为数并不多,即使是身处这个行业之中的成名人物,对于这个行业的规则都还达不成一见,常有相互矛盾的看法。编者按:网剧业混沌初开、鱼龙混杂。了解这个行业、懂得该如何投资的人为数并不多,即使是身处这个行业之中的成名人物,对于这个行业的规则都还达不成一见,常有相互矛盾的看法。

  但这也是在资本寒冬中屈指可数、依然火热的行业。过去几年的历史已经证明,这是一个伴随着视频平台观影的红利,能让物成名、小投资取得巨大点击量和影响力的行业。而个行业尚在成长之中,依然有机会。

  我们认为网剧行业最重要的价值集中在“人”上,所有的投资都应该以“人”为核心。而“人”常难以分辨的。

  我们对这个行业最重要的导演、制片人进行了密切观察,也跟网剧业的第三方、平台方、投资人进行了探讨。最终,我们总结出了网剧行业“投人”最重要的4条标准,以及最值得投资、最有价值的8人短名单。

  网剧注定是一个会有大量被浪费、难以获得收益的投资的领域——1000个人中也许只有10个人能给你带来巨大回报和荣耀,剩下990个则是血本无归。如果不想身处这种巨大的风险之中,请仔细阅读以下内容。

  滚滚人潮和项目正涌入网剧业。“拍广告的、做短视频的,拍微电影的,全进来了。”爱奇艺副总裁、版权管理中心总经理张语芯说。

  “一度大家都特别迷惘。”作为网剧最主要的购买者和投资者,爱奇艺自制剧开发中心总经理戴莹亲历了市场的从无到有,2014下半年,市场上千家大大小小制作公司加入了网剧浪潮,她每个月能收到上百个项目。现在,市场稍回归,每个月她也能收到五十多个项目书。

  视频网站烧了十年钱,在内容消费里站稳了脚跟,而网剧成了其中最热闹的、可以让人以小搏大、让边缘人成为主流精英,充满投资翻倍机会的领域。2014年,白一骢的首部网剧《暗黑者》收官时的播放量刚过3亿,今年他担任制片人的《老九门》播放量已超80亿。

  作为高度依赖人的文化生意,“人”成了网剧领域最值得被追逐的投资对象。最近每天都有投资者找白一骢,他全都不见。汹涌扑上来的热钱让他心生,“我不傻,为什么要接受那么多钱?我只是一个创作者,不是开工厂。”

  《心理罪》、《灭罪师》的导演五百也被投资人追着跑,但他对高估值同样表示谨慎。他也从不轻易承诺爆款。“爆款要天时地利人和。冲着爆款去,多少人死在上没人知道。”

  白一骢认为投资网剧充满风险,“今年这导演拍得很好,不代表明年就拍得好。这个导演拍得好,投资人给这公司投了很多钱,结果导演被抓了,那这戏怎么办?上不了了。公司不具备抗风险能力。”

  在网剧业中,投资谁可以大有斩获?那些能帮人赚钱的家伙,究竟长着一副什么样的面孔?从已经出头的这些人身上,我们总结了4类规则。

  导演五百拎着个蓝色水壶,脚踏一双亮运动鞋走进工作室。他对36氪说自己是“网络界PPT神兽”——意思是啥互联网项目都挂他的名字。

  来之前,五百是嘎雅映画文化有限公司CEO,“拍过婚礼、葬礼、广告,大佛开光。”他是几乎没在传统影视行业担任过重要角色、但更早就参与到网生内容浪潮中的一员。这群内容创作者拍过广告、短视频或者微电影,更早学习了新的规律。

  2012年,五百参与优酷出品的“不可能的可能”系列,导演的《刷车》点击量上百万。2013年,微电影浪潮突然褪去,五百改拍网剧。2015年他导演的首部网剧《心理罪》点击量破了4亿。如今在各种网剧行业论坛和营销稿里,五百的头衔是“鬼才导演”,此时距离他从到闯荡还不到5年。

  少年五百个子矮,常被同班同学打。体格上斗不过,他习脑。比如他会讲故事,他不喜欢A,他就设出个情节,撺掇B去打A。这种方式延续到他做网剧,“我打不赢别人,我肯定是利用自己的长处。我为什么要拿自己的短处去比呢?”

  简单说来,他的短处是手里缺乏传统电视剧制作公司资源,也意味着不容易拿到上亿项目和超级IP。长处则是避开跟风题材,找市场缺口,情节刺激、节奏飞快、多反转。

  当时的几乎用同种口吻报道《心理罪》:一部自制剧,凭什么能够撑起“超级网剧”的大旗?《心理罪》是冷门题材,五百看准了市场上没多少人在拍犯罪心理,“悬疑题材在国外常大的类型片,中国整个影视是缺失这部分的。这是唯一的选择,你只能拍悬疑。”

  他对市场和题材。今年初五百和导演杨苗正谈着另一个项目,有人送了《灭罪师》剧本过来,五百几乎是当下就决定转拍《灭罪师》,“《灭罪师》这名字好,还在国际上拍,而且是国内没人拍过的本格推理类型。”

  刷完《画江湖之不良人》第二天,五百骑着单车找了IP方,连磕了七天,拿下对方。“光线、唐人出的价格都很高了。很简单,就是我来做,时间长度、演员和制作体量,我都说清楚了。而且我来做。道理很简单,你饿了?我就是个包子。你吃吗?”

  “网剧节奏真的很快,好看,看,不好看,关掉。”五百做了个右手拇指在手机上滑动的姿势。这位东北老炮讲话气势十足,讲到起兴处,哗一下站起来,两只手来回比划。停顿时,就滋溜溜喝着水壶盖里的茶。

  从拍微电影开始,五百最大限度利用了互联网的拍摄尺度。微电影《刷车》着血淋漓的死亡现场和。《心理罪》第一集开头是一名下半身赤裸的女性在天台被的戏,镜头远远俯视着天台和女尸——很难想象这种视觉冲击力能在传统电视剧里出现。

  他追求的是年轻观众群,这些年轻人口味非常美剧化。骨朵传媒CEO王蓓蓓认为,壹酷文化从做短视频项目起步,具备更强的新属性,对新行业有敏锐的嗅觉,也更擅长把控年轻人的审美。简而言之,“跟网络更近。”

  做《灭罪师》第十集时,五百跟联合导演杨苗说,一定要让男主人越狱,先是男主人被整个首尔,命运被打到谷底,再一下子反转。杨苗当时就懵了。“越狱?开玩笑呢你?一个中国人在韩国越狱,韩国人是有多傻啊?”五百说,一定要越狱,因为没有人在网剧里看到过越狱。

  许多观众评论《灭罪师》剧情太快。杨苗很高兴,“这就是我最初的想法。我就要节奏快。其他全滚蛋。”

  五百是个江湖人。当年在时,“从省委到黑社会大哥,再到犯都接触过。”

  “江湖出身的比庙堂出身要多些应变能力。”五百在壹酷文化的合伙人马李灵珊说,五百尤其是懂得花钱——有多少钱办多少事。首个摄影摇臂是五百自己做的。“自己去看摇臂怎么做,自己做图纸,自己用机床。”

  从商经历造就了他操控项目的能力。“谁也蒙不了我,哪个环节都蒙不了我,我都知道地板多少钱一平。你别想忽悠我。”他反复搓着下巴一小茬胡子说。

  每个项目五百都要求财务审看权。比如他很省演员费,就《心理罪》而言,演员成本在整体预算里几乎可以忽略不计。“请明星太不划算了,很耽误戏,表演也不好,事又多又不好伺候。我就很奇怪,大家为什么要明星。”不搓胡子的时候,五百两只手掌反复搓着椅子把手。

  壹酷文化也不愿为大IP付钱。一是超级IP越来越昂贵,对中型制作公司来说,风险太大。五百和马李灵珊还有个共识,“买IP没用,你都不知哪个火干嘛买?”

  花小钱的前提下,五百做出来的片子,质量居然都不错。《心理罪》单集制作成本在300万元左右,点击量在2015年上半年网剧总点击榜中排名第五。《灭罪师》没有原创小说和粉丝基础,“总制作成本才千万”。上线小时,播放量就破千万,目前累积播放量已破4.49亿。

  刚看完《心理罪》时,毕业于电影学院的85后导演杨苗受到了很大刺激,“欸,网剧还可以拍成这样。”

  五百选择有五年的编剧生涯的杨苗当了《灭罪师》的联合导演。很多网剧只是买了个小说版权,连个本子都没有就开拍了——一个编剧型导演就对网剧质量十分关键。第一眼看到《灭罪师》剧本,杨苗被惊呆了,“实在写得太烂了。”必须重来,时间很紧迫。《灭罪师》12月正式开机时,仅有八集剧本成型。在片场,杨苗白天拍戏,晚上吭哧哧地改剧本。一想那段时间,“啊太累了“,他猛地倒抽了一口气。

  关于钱的事,五百统统搞定。没有明星脸,剧组的演员成本大大减少。《灭罪师》剧组主要把钱用在服道细节、搭景质量、全电影配置的镜头上。杨苗“啥都不用想,专心创作。”

  五百自信擅长跟平台谈判,“要钱这事,我总是能拿到他们的痛点。我混那么久了,我能不知道吗?”他和平台关系不错,近日私下聊天,他“各个平台联合起来,缩小制作体量”,因为现在不是继续买IP的阶段了,而要集中资源做像成熟美剧那样的片子。

  经纬创投是壹酷文化的首轮投资方,参与该项目的投资经理周清迪告诉36氪,五百是目前网剧领域最为稀缺的制片人,从谈IP到组盘到发行能够一手包办,这也是经纬创投投资壹酷文化的主要原因。

  壹酷文化只是在跟一些同行竞争20%的网剧市场。更小一些的多数网剧制作公司则根本不赚钱。马李灵珊说,今天的超级网剧市场里,“80%市场份额是被传统传媒公司拿走的,包括华策、柠萌、新丽、欢瑞世纪、慈文等。”

  每到周二或周三早上,白一骢就很焦心。“《老九门》是第一吗?还是第一吗?”赶紧刷榜单。还是第一。67亿点击量。先松口气,他又转个念头,“我那么在乎第一个干嘛?做剧开心的重点又不在这。”

  他是《老九门》制片人。在2015年全年点击量第一的网剧《盗墓笔记》里,他是编剧。

  这都是启用明星、使用大IP的大成本制作。白一骢操盘的项目改变了网剧无明星的现状。早期囿于低成本的,多数网剧都请素人担当主角,但《暗黑者》第一季就找了演员郭京飞担任男主。《盗墓笔记》第一季的制作成本是6000万, 号称每集500万元,更是请了李易峰、杨洋、唐嫣等当红一线明星。

  而《老九门》光是买下原着改编权,就花了500万元,由陈伟霆、张艺兴、赵丽颖出演,整体成本高达1.68亿元。

  白一骢走的不是“”或“二次元”的线,他带着更多传统电视剧制作模式的痕迹,作品也更适合卖给。比如,《老九门》的叙事节奏跟传统电视剧没太大差异。大多数网剧12集,《老九门》有48集,跟传统电视剧差不多,另一方面,他并不认为网剧一定要节奏飞快。《老九门》前十集被吐槽太慢,但白一骢看调查显示,只是小部分喜欢美剧的观众不满,也就没加速剧情。

  张语芯解释了为何选择白一骢操盘这两个项目。她认正有能力操持大IP项目的,还是传统电视剧公司出身的团队。“做过一两个亿项目的,我们才敢交给他们一两亿。一两部作品不能说明什么,时间和经验很重要。”

  她看重的是全方位项目的能力——从找演员到后期制作。今年大火的《余罪》和《老九门》,分别由新丽传媒和慈文传媒出品。实力强大的传统传媒公司更有争抢超级IP的能力。

  过去十多年来在金庸剧、商战剧、刑侦剧和都市爱情剧当中辗转,身份为编剧的白一骢,终于获得了另一个身份:“网剧一哥”。

  他更早意识到受众转向了网络。2013年时,白一骢有一次在上海坐地铁,他沿着车厢一步步往前挪,发现每个人都在看视频。同年10月,腾讯视频的负责人找白一骢商量一起做自制剧《暗黑者》——像传统电视剧一样讲故事的那种情节剧。对方给了他当时有开荒意义的制作成本——73万一集。 毕竟在那之前,《屌丝男士》整个第一季成本才60万元。

  当时大部分业内还人看不起网剧。“网剧,很Low嘛”。还有的人想等稳赚钱了再做。但他抓住了机会,不仅担纲编剧,还兼任制片人。2014年《暗黑者》以3.2亿的点击量,被称为“现象级网剧”。

  “在中国的影视行业,编剧对后期的把控度几乎为零。角色的转变无疑让白一骢的话语权变得更强。”白一骢的好友王蓓蓓说。网剧圈不同传统影视圈,在以项目制为导向的市场,制片人的话语权远超过于导演。

  在王蓓蓓看来,白一骢有商业头脑,以前做编剧屈才了。白一骢擅长营销,不断地玩新手法。新剧《老九门》中插广告,通过《老九门》的人物演绎的剧情推出,而且原本在剧中耍狠的陆建勋、陈皮阿四,在广告中纷纷成了呆萌boy。

  大制作,就不能只靠视频网站单一渠道挣钱。《老九门》同时登陆爱奇艺与东方卫视周播剧场。这跟白一骢最初对《暗黑者》的设想暗合:两年前他就想,“网剧拍完后再可以卖给,回收成本。”据慈文传媒的2016年半年报,慈文未来将重点打造网台联动的模式。

  在传统电视剧行业积累了十几年的经验和人脉,也帮助白一骢操控新局面。十年前他任《雪山飞狐》的编剧,该剧出品方是慈文传媒。慈文传媒董事长马中骏算是白一骢的伯乐。2014年6月,白一骢出任慈文旗下子公司上海视骊影视CEO,持35%的股权。

  “他能够hold住一个大项目,为什么不做?一个人有才能,是很难忍住不去发挥的。”王蓓蓓说。集体创作时,白一骢会带上经营团队,让他们了解剧作中哪些是可以吸引用户的宣传点。白一骢认为,必须替视频网站合作方考虑,让对方赚到钱。

  不是所有的传统电视制作人都能顺利拥抱互联网。张语芯评价白一骢,“他有一颗传统的心,但勇于变化。”王蓓蓓觉得,白一骢可以一整天泡在B站,自带“网感”,用词很潮。

  白一骢说,互联网打破了创作者和观众之间的壁垒。《暗黑者》第一季时,白一骢和同事们在B站跟观众一块打弹幕,对比创作团队和观众思的差异,为下集导演修改剪辑提供灵感。白一骢观察哪集点击率最高,哪些情节反馈最好,分析观众弃剧的时间点以及反复回拉的情节点。

  他像一名产品经理,成天琢磨用户需求,并在营销上不断地玩新手法。去年,他花了很多时间研究直播模式,包括YY、酷我,最后发现“所有花钱的人,都是要找到的存在感。”

  有一回,白一骢和他的编剧团队讨论,男1号中枪,有人要替他挡枪。90后的同事们毫不犹豫,“当然是男2号挡枪啊”。白一骢先是一愣,后来立刻想通了,“要换成弹幕思维啊,这就是对的。”

  白一骢马上要拍《暗黑者》第三季,考虑到市场上已有很多涉案剧,再用感官刺激人,很难让观众产生新鲜感,他打算从人设上入手。“除了变,一切都不能长久。”

  微信提示音此起彼伏,白一骢边回复边喊助理拿包烟。最忙的时候,这位“网剧一哥”同时操持三四个项目,这头演员有问题,那边宣发又找他了。每天睡4个小时,他看上去还是比较松弛,露齿而笑,“压力很大,但我还是能笑着活下去的。”

  白一骢说,自己一直在“等待一场失败”,“如果一个低于预期的剧出现,我也踏实了。我们团队需要知道他们不是战无不胜的。”这个市场不存在统一的方,没人对手里的产品是完全笃定的。

  “躺在功劳本上,死一条。”白一骢说。事实上,对所有文化产品的生产者,包括网剧的制作方们,如何持续稳定地产出高质量内容,是不得不面对的问题。

  关键是要有稳定的一套人才培养机制。视骊影视工作室位于望京一僻静地段,四周有鸟啾鸣,是白一骢和公司60多位编剧的创作场所。一些编剧是白一骢合作多年的伙伴。白一骢认为,多个人的智慧好过一个人。视骊的最大优势在于机制,一套接近好莱坞的生产模式:所有剧本在内部生产,团队式作业。

  这个编剧团队的大多数都是90后。编剧之一张鸢盎说:“白老师更像一个幼儿园阿姨—我们使劲儿开脑洞,他来帮我们缝补,我们撒丫子乱跑玩儿high了,他负责把我们抓回来。”

  白一骢最近购买了一个关于剧本生产的程序,借用此程序,故事中的人物出现频次,情感变化再到特效比重,全变成数据,投影到大屏幕上。下面是一张长达5米左右的大长桌,白一骢和伙伴们边商讨边修改剧本。“高科技能帮助剧本质量维持在中等之上。”

  另一端,五百则集中资源培养导演团队。担任联合创始人的壹酷文化组了个旨在“聚集影视行业人才”的弧光联盟,目前的包括五百、杨苗、王伟、戴金垸、殷博。其中五百的名声最响,代表作是《心理罪》。至于剩下的,履历上暂时还没有太多值得一提的作品,这让弧光联盟看上去更像是行业新手们的互助会。

  “我在电影圈不OK,电视剧圈也不OK,我带他们,只能在网剧圈着手。”五百说。他相信这些年轻导演接受新事物的速度极快。

  五百对传统导演有疑虑——“他们跟时代就是有距离啊”。杨苗很认同,“网剧是‘生猛海鲜’、要锋刃感、要横空出世。你可以有缺点,也要有股气在。但老导演没那种感觉,会做得四平八稳。

  年轻导演也有两拨,各有优缺点。 在五百看来,网生代导演一直在拍,但不太懂把握底线。 学院派有传统拍摄,但实践经验没那么足。他更信任后者,“从拍微电影出来的,没几个导演能成,能出来的还是学院派”。

  五百作为行内人,胜在有挑新人的眼光。“现在外行人进来太多,直接把资本搞得不知所措。”五百说,自己基本上把的年轻导演、年轻编剧都见了。

  周清迪说, 五百发掘和培养了以新锐导演杨苗、王伟为代表的影视人才。这是经纬创投团队投资壹酷文化的另一个原因。

  推出过《万万没想到》、《神探狄仁杰》的万合天宜曾经因大开脑洞成为市场标杆,又因为网剧的主流完成了从段子剧到30-40分钟情节剧的迭代,不复两年前的风光。为了保持竞争优势,万合天宜从去年开始实行“车间制”,也就是根据项目的类型不同,将它们分到不同的创作车间里,这么做的好处是,每个车间都能培养队伍,完才搭建。

  当然,就过渡阶段来看,制作人才新旧结合,是最可行的选项。最常见的是合作模式是:一个有传统行业经验的制片,搭配一个新人导演。

  《最好的我们》制片人朱振华和85后导演刘畅的合作就是典型案例。(朱振华曾经在光线电视有限公司,现为小糖人文化传媒有限公司总经理。)接受36氪采访时,刘畅正在南京拍摄他人生首部电影《二十》。一切来得比想象快很多,是网剧这个新的入口给了他机会。他形容自己和朱振华的关系是“鱼和水”,《二十》也是由朱振华担任制片,这让他很有安全感。

  网剧正变得越来越精品化,试错成本也越来越高。王蓓蓓刚见了《鬼吹灯》的制片人侯洪亮,对方跟她说,单集成本到800万了,“远超过了传统电视剧的成本。”

  网剧市场是否有泡沫?张语芯笃定地回答36氪:“一直都有,市场还得洗几轮。”

  对接下来进入的人来说,网剧的门槛正越来越高。想像五百最初那样,以题材和画面来突围,已经不那么容易。一直试图把网剧跟传统电视剧拉到同一管控标准里。2016年1月,《太子妃升职记》、《盗墓笔记》、《心理罪》、《暗黑者》等六部网剧被下架整改就是一个明显的信号。

  但即便是一直跟传统公司合作,张语芯也看好新兴团队,“年轻人脑洞开,热情很高。未来头部的公司就是他们。五年之后,他们就是传统。”

  对年轻人,白一骢认为需要耐心。“这波年轻导演有的细节还不错,但通盘能力不够。但这个行业,大家都很爱捧杀。结果稍微有点才华的导演一出来,马上就被资本包围,马上失去创造性。特别牛逼的导演,还是需要一定时间。”当下他更乐意和“有碎片化才华”的导演合作,“因为整体化的不是才华,是经验积累出来的。”

  “你不着急就是最快的方式。”对于要怎么在浮躁的网剧行业里好好活下去,白一骢和五百的看法很一致。

  但这依然是个有机会的行业,网剧这行依然非常缺人。业内的一个看法是,除去平台方,在网剧这个圈子里,目前真正有项目操盘能力的,还不到十个人。

  推荐理由:买得到好项目,请得动大明星,有《琅琊榜》、《伪装者》背书,最有可能实现行业一再强调的精品剧方向的人。

  推荐理由:当过编剧、导演、制片人,横跨和网络剧时代,起步早,高成本网剧的制作经验是他的累积竞争优势。

  推荐理由:善于笼络人脉,精于控制成本,没有经过传统影视公司的淬炼既是缺点又是优点,暂时还做不了大项目,中小成本项目的优秀操盘手。

  推荐理由:主攻青春剧,擅长带导演,朱振华挖掘出以上两部剧的新人导演,这两部剧的品质也验证了他的组队能力。

  推荐理由:唐丽君擅长做女性向作品,她知道怎么满足观众的少女心,而女性无论什么时候都是观剧和买单的中坚力量。

  推荐理由:网感一词,已被用滥,这个过于抽象的词放在侣皓吉吉身上倒是不违和,因为他拿出的作品也是难以描述,突破常规,在求新求变这一点上,他看上去比别人更自如。

  推荐理由:除了叫兽易小星的喜剧线之外,这两年万合天宜还搭建了其它产品线,比如由作家周浩晖主控的悬疑线,这家公司的新价值不在原来的段子剧沉淀,而在不同题材的人才搭建。而范钧是那个搭团队、建产品线、王蓓蓓

  推荐理由:传统人出身的王蓓蓓创建了骨朵传媒,这是一家主业为网络剧提供数据服务和分析的公司,定位就像淘金潮里的卖水人,网络剧越热,它能看到的机会也就越多。

  ?本文来源:36氪「影视门」,可能是最聚焦互联网影视产业的垂直新。?本文来源:36氪「影视门」,可能是最聚焦互联网影视产业的垂直新。

热网推荐更多>>